资讯中心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

我眼中之互助平台-众托帮

作者 :    发布 : 2017-03-23 17:14:36   阅读 : 1336次   标签 : 行业热讯.


    众托帮不是我加入的第一个网络互助平台,刚开始也不是我最看好的平台,甚至于,最初,象一些吃瓜群众一样对他的快速增长产生过一些邪恶的想法,比如,这个号称首家采用区块链的网络互助平台数据是真实的吗?如何能在如此短时间内迅速超过其他平台,达到会员的高速增长?实力如何?产品如何?心里有种种疑问,我选择加入,但一直保持静静关注,没有太多的互动,有时还因一些众托帮初期志愿者跑到一些平台上过度宣传而吵上几句(现在看来还是不太了解),以至于今年年初,众托帮在组建第一届会员委员会投票时并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注意,后来我一位朋友提醒我,你想了解他就走近他,也因为朋友们的帮忙投票,我顺利地成为众托帮的第一届会员委员会正式会员代表。
众托帮的创始人乔克乔帮主,以前对他一无所知,有时,还暗自调侃过,还乔帮主呢,有乔峰的帅气逼我吗,有乔峰的绝世武功吗?不会象是周杰伦唱的那位滑稽乔克叔叔吧?哈哈。。。。。坦白讲,当我加入时,也只是百度上搜索过他的信息,也只知道他是在平安,泰康做过十几年的高管,同有些平台的创始人出身没有太多的区别。
所有的也只是在离上海遥远的深圳偶尔的想法,没有太在意,而真正到会员委员会会议提上日程的时候,我才真正开始认真的准备,并开始收集会员的意见与建议。我相信我是一个认真的人,尤其是得到了不少会员的支持时,我更感觉到的是一份责任,面对今年不少平台的倒下,从自私的角度来说,我也希望去看看平台,不希望他也如此不经风雨,而让信任平台的会员失去权益,得到失望,于是,开始对3月18号的会议有些期待。
三月的上海,早晚有小小温差,有点小冷,从南方去上海我不得不披上了大衣,有点小适应,而来自北方的李亚鹏,黄锡凤,和吉林的郭长江先生却感觉很舒服,有点初春的感觉。
因为好奇,我想用手机记录下这一重要时刻,于是不太熟练地用上了直播软件,一步一步用镜头初审着众托帮上海总部地位置,也想借此机会给其他帮友对帮帮们一个直观的印象。
星外滩高大的建筑是在告诉到上海的人们,不久的将来,这又将是上海一个更繁华的区域,而不少近百年的建筑好象在诉说着上海滩那悠久的历史,当看到有一栋建筑上赫然写着“1903”时,我才知道,大上海那厚重文化依然与岁月的不断沉淀 是紧密相连的。位于星外滩杨树浦路138号的众托帮总部大楼紧紧依偎着那同耸入云的星外滩大楼。站在楼顶天台三点钟方向,远眺去就是上海有名的东方明珠,黄浦江热闹的码头紧紧相邻,而直通楼裙底部的游艇码头已然在证明着,这里代表着财富与智慧。
宽大的大堂,明亮,干净,直上八楼的办公区,迎面看到的就是小帮帮那憨态可掬的模样。说到小帮帮这个可爱的吉祥物,恐怕这是所有网络互助平台的一个首创,也让不少会员对此印象深刻。可能单从吉祥物本身而言,不过就是一只自己设计的公仔,但通过小帮帮这种形象传递的却是一种较深的企业内涵。这几天,从帮里管品宣曹莹那里得知,小帮帮的形象来源于一种叫狐獴的小动物,这是一种社会性极强、机智、群居并有亲和力的动物。而选择这种动物作为吉祥物是因为比较吻合众托帮的社群属性和品牌调性……这足可以看出这个团队的用心,这恰恰是众托帮区别于别的平台不同的地方之一。
平台所有的技术人号与客服就象每个工位上一只只可爱的小帮帮,每天与会员耐心地沟通着,引导他们对平台或是互助加深了解,也用自己的智慧设计出更多的产品,以真正给到会员经热情的帮助,让“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深入人心,让会员得到真正的帮助,从困境或是疾病中走出来,从而让生命的宽度更宽,长度更长。
原计划参会的代表有三位会员因家里出现了亲人生病的缘故,18号实际到位的人员为18位代表(正式会员实际人数为15位,候补为6位),符合会员委员会章程所规定之决议人数。从会员的各自介绍中,我得知有来自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赵博士,有来自保险学院的何老师,有专门研究过区块链的,有美国一家保险公司的代理人,有中航集团某项目的负责人,有专门从事新材料的,有中小企业的代表,有个体代表,有前100位的创始会员,更有最普通的会员代表……
会议在18号下午如期进行,会员代表们热烈的掌声中迎来了大家神往以久的帮主致辞,十来分钟简短的讲话中,众托帮创始人兼ceo乔克先生介绍了众托帮的来源和去处;十几年保险的从业经历,让他深刻体会到了重大疾病对不少家庭来说产生的是几乎灾难性的打击,而国家互联网+的政策引导,让他看到了 等待以久解决人们保障不足,购买能力低等问题的曙光,再加上多年的调研和相应的技术研究,他相信,区块链的技术能解决信任问题,而他认为应让互助以原始的状态完美地呈现,基于此,他招大将于麾下,与初创小伙伴们激情启航,得到中科招商的大力支持,用四个月时间将平台调试上线,一个月的时间会员就破百万,半年左右会员六百万,而现在已经破七百万,稳居所有互助平台榜首。


关于平台的去处,这是一个所有互助平台都在担心的问题,因为新生事物国家政策监管的不明朗,或是有些平台运营能力不强,或是融资的问题,或者是创始人初衷不再......尽管2016年是网络互助发展的元年,但仍然挡不住有些平台死在了希望的寒冷冬天。而平台倒下,所有参与平台的会员将权益不再,保护清零,希望破灭。这不仅是失去了一个帮助他人的平台,对于会员而言更是失去了一群家人的保护。针对不同平台和会员在探讨的这个关键问题,乔克先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坚定相信,他会带领团队会从现在的共享保障的1。0互助时代平稳过渡到共享医疗时代,搭建一个保障+大健康的平台,做好健康干预和健康思维引导,让众托帮的会员不生病时有健康生活意识与行动,生病时有就医最便捷的绿色通道, 让救助的黄金时间得以保障,让生病的会员看到希望。
业务中心总经理李向阳是一个八零后,一位十几年保险从业人员,更是一位有着十几年山地救援经验的老公益人,十几年以来他和他的队员们义务救助了百余名登山遇险人员,可当他们的队长需要是救援时,却发现除了队员们的温暖双手外就只有冷漠,面充分队长康复后的义无返顾地离开,李向阳先生也远赴澳洲接手了家族企业,直到2016年初, 乔帮主的梦想将他感召回来,毅然在短时间内将企业交代给合伙人,成为众托帮的联合创始团队成员。
戴着一副眼镜,胖胖的脸庞总是微笑着,很有活力也很热情,他调侃地说有一次介绍自己时,想引导大家想从电视剧《平原游击队》中的男主角联想到他的名字,结果一同学想到的不是传奇主角李向阳,而是日本队长松井,引得大家大笑起来(此处可以大笑,哈哈哈),而我也想说,如果鼻子下方多一点“仁丹”胡的话,那就完美了,看得出他是位有很意思的人。


众托帮从前到后如何成立,李总娓娓道来,相比较帮主的专业与责任来说,更象是在讲一个有情怀和浪漫的故事。从成立之日的白色情人节,到工匠精神,到说起平台真正的意义不是帮助到了多少人,而是影响了多少人。父母均是医疗行业的他,从小耳濡目染很多医疗真实的事情,也知道现在国内抗生素更多地被滥用的危害,更以自己多年参与义务救援的真实经历,道出了目前国人对紧急救助知识方面的缺乏与必需。在引出城市合伙人的想法时,他说得最多的就是想通过众托帮,想让更多的人有健康生活的思维与意识,让每个人都懂得自救与救他。
同龙格老师经常在微信上探讨一些平台的问题,单知道他是一位很真和很专的人。而开场的自我介绍,他的多年保险产品开发与商保互联网技术的经历让我十分佩服。他的话不多,通过他的讲解,我们详细了解了众托帮每个产品的初衷与细节,也知道他们是真正在做一款款实在的商保产品的补充,也真正是将立意的着眼点放在了助人的方面。当他谈到配合帮友提出的建议或是如何通过一些产品的优化尽可能防范一些风险对部分要点进行调整时,也自然得到了大多数代表的高度肯定。


配合调查每个案例的第三方调查机构调查联盟吴文兵先生,以他专业的角度与所有会员代表讲解了互助案例的调查流程,也解答了部分会员的疑惑。十年的保险理赔经历,他肯定地说,他将会用事实调查来配合平台,以公正对待任何一起案例。
会员代表们十分尽心尽力,他们这次也带来了不少针对平台的建议与意见,大家首先对会员委员会的章程进行了表决,明确了会员的责任与义务,也一致认为代表委员会委员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严格准入制度,真实地表达大多数会员的真实想法。章程里也严格规定,当众托帮对会员公约或是产品规则有修改时,必须按章程要求投票过法定人数后才能执行。我想,或许这不是一部完美的章程,毕竟这是所有网络互助的第一个会员委员会,也是第一部赋予互助平台会员参与权,投票权的契约,但这一定成为加强平台与会员互信的基本准则和沟通桥梁。
晚上我与李总就平台的持续性谈了自己的看法,可以知道的是,平台已经在通过各种方式在进行着这方面的工作,无论是健康管理服务方面,还是医疗管理服务方面,无论是心链技术的拓展,还是百城活动的发起与进行,我想都是在用心地为这个平台的会员和平台的发展在用心地经营。衷心祝愿平台能走得更远,更稳健地运营。
我同样也问到一个问题,直言自己在几个平台上做着志愿者,我的初衷是希望让更多的人得到保障,平台是否会介意。他说,我只是志愿者,是完全在用自己的时间帮助平台推广,是一种无偿的行为,网络互助平台更应鼓励,也更应包容所有的志愿者或是会员代表,因为互助本身就是一个有爱心的事业,提倡人人之间相互帮助,而爱心就代表着包容……作为平台的志愿者或是网络互助的义务服务人员,我想这说出了我们的心声,让我们十分感动。

【上一篇】:当众托帮用户接近700万时,网络互助平台如何排座次?

【下一篇】:美国心脏协会导师走进众托帮 网络互助唱响爱之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