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托帮乔克:共享雨伞是伪命题 共享医疗才是刚需

作者 :    发布 : 2017-05-23 10:00:04   阅读 : 46次   标签 :


    “当每个人的自由时刻累积成强壮的同享资源,每个人都将是这个大方年代的设计者和参加者,”克莱·舍基的《认知盈余》一书里如是写到。也许连克莱·舍基也没有想到,其最初想象的“盈余”如今会被如此放大,貌似一切都可以披上共享的外衣。共享WiFi、共享租车、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一下子就成了创业者和投资人趋之若鹜的对象,好像任何东西只要挂上了共享的名头,消费者、媒体就会如潮水般涌来。

  但是,笔者认为不是每一个“共享”都能成为摩拜、ofo,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等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我们暂且不论。但至少前面是有潜在市场的,直到近日的共享雨伞,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据媒体报道,广州地区的共享雨伞平台“魔力伞”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据介绍,魔力伞团队在广州6个地铁站一共投入1000把雨伞,吸引了4000位用户。用户只需要扫描设备屏幕里的二维码即可支付押金,借伞、还伞,其使用方法跟各种共享模式的使用模式类似,并不麻烦。

  共享雨伞的需求有多大?

  笔者先尝试着问几个问题:这是否是一个刚性的需求?如果没有下雨的话,还有人使用雨伞吗?雨伞并不稀缺,几乎人手都有,那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交押金为什么不去买把新的伞呢?

  这些是真正的共享还是变相的租赁?

  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或有用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或雨伞等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具体来说,共享精神的要点是用户参与的,而不是由公司性质参与的,共享雨伞严格的来说,是一种To VC的商业行为,不是共享行为。

  那么什么资源值得被共享呢?

  笔者认为,能够用互联网思维和共享经济方式,来解决社会根本问题的,而并非是利用本身市场的盈余和空闲,用钱来堆出一对产品来满足用户的小众需求的,能够真正实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才是真正为人们所刚需的共享经济。而在诸多的社会资源中,优质的医疗资源才是最紧缺的。

  从需求侧来看:2014年,全国各类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数超过76亿,比2013年增加近3亿人次。2014年,居民平均就诊次数为5.58次,而这一数据在2013年为5.38次。医生日均担负诊疗人次从2013年的8.4次上升到8.6次。

  从供给侧来看:2014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量超过98万个,医疗卫生机构总数同比增加7000余个。2014年,每千人口的执业(助理)医师数量为2.12名,与2013年的每千人2.06名的数据相比,几乎停滞不前。

  而这样的医疗资源短缺的现状在2014年以后的这三年也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变。

  如何缓解或消除医疗资源的稀缺性,以最大程度地化满足社会需求,这才是一个需要认真研究和探索的问题。医疗是一个大的概念。在医疗的体系中是否有可能用共享的方式来解决医疗费问题甚至是优质医疗资源的问题?

  众托帮尝试着提出一种新的共享方式。

【上一篇】:辞去五百强高管创立众托帮,他要“让中国没有看不起病的人”

【下一篇】:从吴晓波看好的众托帮说开去:中国的社会企业该何去何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