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医疗”医生对患者说:麻烦给5星好评,有10元红包返现!

作者 :    发布 : 2017-09-20 15:22:17   阅读 : 140次   标签 : 行业热讯.


    

共享医疗”一时兴起,“象牙塔”、“理想国”、“土豪搅局”模式层出不穷,这其中政府、互联网企业、房企各自扮演者什么角色?“看病难”、“看病贵”他们要解决到底是什么?帮帮爱心筹

(全文4000字,深度,请谨慎阅读)

身体不舒服,去医院看病,在经历初诊~排队~交钱~排队~检查~排队~就医,最少7个流程后,就可以安心地回家或者住院治疗了。

而且每当进入医院“上窜下跳”、“左右奔跑”、“东张西望”、“见缝插针”也似乎成为每一位患者家属的必然状态。

然而,最近阿里、腾讯和房企们却说:医疗检查设备入驻社区、在线体检、信用缴费、就近医疗、上门送药、大病在进医院,将医疗资源进行共享


“共享医疗”的需求

在中国,“看病难”是长久以来的问题,而且随着人们对于自身健康水平的重视度不断提升,医疗资源不足且分布不均带来的巨大缺口日益显现。

据国家卫计委发布《2016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年末,全国医院数量中,公立医院有12708个,民营医院有16432个。然而在诊疗服务方面,民营医院诊疗人次只占10.9%,出院人数只占12.9%


供需矛盾仍然十分明显,对比国外的医疗体系,我国未来的医疗市场就成为了一个新的蓝海,于是政府、互联网企业、房企纷纷在“共享医疗”方面打起了主意。

“购物+医疗”的象牙塔模式

日前,浙江省卫计委批复

原则同意杭州全程健康医疗门诊部为入驻全程国际 Medical Mall 建筑物的其他医疗机构提供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共享服务试点。


Medical Mall,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翻译为医疗商场,是一种专科门诊服务与商业服务相结合的混合体。此次批复的建筑是杭州大厦501城市生活广场。

据了解,商场布局为地下1层-5层为购物区,6-20层则全部都是共享医疗。消费者可以先逛逛购物商场,再到楼上进行医疗服务消费。共享医院建好了药房、手术室,并请一家机构统一负责基础的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服务。

而根据浙江卫计委的批复,这些入驻的诊所也可以“拎包入住”,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也统统可以采取共享模式,无需重金投入。


该建筑归属方杭州零售大佬新解百集团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我们对于这个项目最初的设想是以服务为主,但它最终也可以反哺商业。医疗资源,尤其是高端医疗资源的紧缺,是社会存在的客观情况,而对于高端客户而言,嘈杂的就医环境、繁琐的排队等号,以及与普通人无差别的就医体验,都是他们的‘痛点’,这些‘痛点’是医院目前无力去解决的,但却是以服务立身的零售业所擅长的。”

不过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购物+医疗”的模式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国内外早已有之。此前开在购物广场里的医疗机构,多为小型美容诊所,小型口腔诊所,小型儿科诊所,慢性病养护,心理咨询、高端体检中心等。但如果把大内科或大外科中心开在购物环境优美的商场里,环境上不适合,条件上也非常有限。

从操作层面上讲,将共享医院在商业旺地的高房租,以及互联网技术人才的投入,都将大大拉高本来就很高昂的医疗成本。


或许正像新解百集团相关负责人所说的那样,高端客户的痛点是医院目前无力解决的,“购物+医疗”的共享医院或许只是象牙塔尖的精英们预约名医们的一个奢侈消费新模式,对于普罗大众寄希望的“滴滴打车”模式,还为期尚远。

互联网企业的“理想国”模式

互联网企业此前曾推出在线挂号、小病在线诊疗、共享医生、药品快递的服务模式,虽未触及传统医疗的根本服务,但服务属性明显带来的市场反应也非常可观。

此前广东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在一次论坛上指出,2016年中国医疗分享市场交易额约为155亿元,比上年增长121%,按目前增速看,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600亿元。

而最近“企鹅医生”与“阿里健康“的新动作,也为“共享医疗”带来了新体验。


企鹅医生

腾讯控股的企业“企鹅医生”已经在北京、成都、深圳三座一线城市落地,并自建企鹅诊所,其中成都诊所已经试运营1个月,北京场所也即将筹备完成。科室包括内科、外科、口腔科、康复医学科、心理咨询科、皮肤科、体检等全科目。


整个的寻医问诊过程是这样的:

企鹅医生的用户在就诊前需要在线上先进行咨询,然后进行健康评估,如果有需要会进行预约,预约来到线下诊所的时候,线下诊所会有医生进行诊断、治疗。如果有需要,企鹅医生会通过互联网的在线注册的43万的专科医院医生提供转诊服务。

用户在诊所就诊后回到家,企鹅医生的在线医生或VIP技术经理会对患者进行随访。如果患者有需求,企鹅医生会提供上门的护理、医疗、康复服务。

从线上到线下是一个闭环,是能够让在线患者保持完全的监督状态。

支付方式上,企鹅医生将为高端人士对接商保直付的交付方式,另外还能够为有需求的客户提供海外医疗服务。


企鹅医生CEO王仕锐则将企鹅医生的健康管理服务分为“第一诊所自建,第二诊所联盟,第三诊所共享”三层结构,希望通过共享兼职医生而不是全职医生来提升服务效率,缓解医生资源稀缺问题;同时将用户数据建立统一用户管理平台,将用户与企鹅医生医疗资源全部打通,服务用户从出生第一天到生命终结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

只是做到“共享医生”,那还不够互联网。据了解企鹅医生,把诊所服务中可于“共享”的服务前置,放到消费者的身边。目前,企鹅医生推出了全球首款共享健康智能体液检测机,可以提供包括尿常规、早孕检测以及排卵检测三种功能。

还发布了全球首台共享健康体检机,代替传统体检的长链条,体检机采用非介入式方法,60秒就可以进行全身8大生理系统、500多项身体指标的检测,扫描二维码就可轻松获取报告。


阿里健康

与“企鹅医生”的科技体验不同,阿里进军医疗健康背后,则是要打造一个覆盖药品、医院、医生、第三方医疗检验机构、医疗保险、健康管理、患者等的完整生态系统。

据悉,在这个生态系统中,阿里健康将以支付宝为中心,形成一个挂号、缴费、查报告,B超取号、手机问医生等的完整服务流程。在这个流程中,医院只负责诊疗诊断,其余付款、消费、预约、挂号全部让支付宝来做,在通过支付宝给医院、医生进行好评、差评!自此基础上,加上大数据征信,甚至最终可以实现先治病,治好再给钱!

此时我特别想问一句,医生会不会这么做:“我好好治病不乱开处方、不让你白做检查,给个5星好评呗,5星好评返现10元!”


阿里健康此前已经推出了“健康医院”、“健康APP”、“数据平台”、“监管平台”。近期,“阿里健康”客户端则在石家庄就首次介入医院电子处方环节,通过“处方电子化”试点,以期实现在医院外购买处方药,进而切断医院、医生与药品的利益关系。

9月16日,阿里健康宣布启动“健康升级”计划,将开设在天猫和天猫国际上的阿里健康大药房与阿里健康海外旗舰店合并为“阿里健康直营商城”,同时将在货品、服务、品质等各方面升级消费者体验,给有不同需要的人群提供不同的健康场景和解决方案。

而引入第三方检查/检验中心的阿里健康云医院平台则被定位为“整合医疗全体系、全链条资源,提供全方位医疗服务的网络平台”, 其发展规划:一是与诊所签约、多点执业医生入驻;二是与零售药房打通,丰富药品支持;三是引入第三方检查/检验中心;四是引入医疗机构入驻,构建互联互通双向峰会;五是探索医保、商报报销领域。


当然还有其他互联网企业的布局:像京东切入医药的物流行业,以物流为入口逐步构建医疗体系。与“购物+医疗”模式相比,似乎互联网企业才更能抓住医疗问题的痛点。

买买买的“土豪搅局”模式

房地产企业进军医疗健康领域则充分展现了“土豪剧”的固定剧情,投资兴建医院、打造医疗健康产业城、财务性投资医疗机构、纷纷试水“互联网医疗”等等。

据相关数据统计,国内A股市场160多家房地产企业中,目前约有40家地产企业重金投资医疗健康,资金规模在1亿至100亿不等,并以10亿规模以上居多。


目前,地产商的医疗产业投资布局,主要分四个领域,包括医疗地产开发、医院投资运营、医疗器械、药品与服务和非诊疗服务。

医疗地产开发:因与地产商的传统业务有非常高的协同性,很早就有地产商涉足。传统模式的医疗地产开发中,地产商仅负责开发环节,随即退出。而在本轮转型中,地产商也开始尝试在项目中期与相关医疗投资机构合作,希望通过增强自身的专业性,获取更大的溢价。

医院投资运营:进入该领域的地产商多事收购医院运营管理公司、合资组建运营管理公司、管控医院运营管理公司等。以地产商的体量而言,目前的医院投资很可能仅是初步尝试,组建规模化、连锁化、品牌化的医院集团才是其长期战略。


万科:2011年,万科就向深圳政府申请深圳办医;2013年,万科儿童医院落户深圳宝安中心区,但尚未进入施工阶段;2013年万科宣布与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复旦医疗产业投资公司等共同斥资总计2.5亿元建设复旦万科国际儿童医院。

万达则选择走高端路线,2016年1月6日,万达集团与英国国际医院集团(下称IHG)在北京签订合作协议。万达将总投资150亿元,在上海、成都、青岛建设三座综合性国际医院,由IHG运营管理并使用IHG品牌。2017年8月,在涉足医疗健康三年后,万达正式成立大健康集团,计划以轻资产方式建设运营。

医疗器械、药品与服务和非诊疗服务方面,目前则主要是一些发展遇到瓶颈的区域性小型地产商进入。



房企资本布局健康产业,有着其天然的优势,依靠了其在全国地产社区布局优势,可以快速切入基层医疗服务市场。

据悉,已有房企将地产物业、社区管理等条件与医疗服务相配套结合,让群众不用长途跋涉,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问诊、买药等医疗服务。这也在生活上更贴近基层群众的需求,也是正契合国家分级诊疗、基层诊疗的路径规划,缓解了群众看病难问题。

在万物共享的今天,不论是“象牙塔”、“理想国”,还是“土豪搅局”,当看病的诊所、仪器、甚至医生都可以“共享”的时候,确实带来极大的方便,“看病不难”!只是不知“共享医疗”能否真的让“看病不贵”呢?



作者:说梦小师傅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639b09f32b25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共享医疗”来临,解放医疗也要解放思想

【下一篇】:3年后共享医疗大饼将超600亿 但共享医生这口“锅”还没架好

相关文章: